游泳运动员出身的埃斯特·威廉姆斯通过银幕,在泳池中用美轮美奂的舞姿奉献给观众一场精彩绝伦的“水上盛典”,不仅让《出水芙蓉》成为了电影史中永恒的经典,也让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认识了被称为“水上芭蕾”的花样游泳。

刚刚在常熟落幕的花样游泳世界杯同样是一场世界瞩目的“水上盛典”,越来越强大的中国花游队再一次实现了历史性突破:1金3银,这张答卷显然比去年世锦赛时被认为奇迹般的1银4铜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中国的花游姑娘们,在常熟市体育中心游泳馆里,将一出现代版的《出水芙蓉》演绎得尽善尽美。

蒋文文/蒋婷婷为中国拿回了第一枚世界大赛的花游金牌,自由自选组合、单人和集体项目的银牌,同样创造了中国花游的最高峰,常熟,已注定将与姑娘们的笑脸和4枚奖牌,一起凝成一座中国花游的里程碑。

从墨尔本世锦赛的进军前四,到北京奥运初登领奖台,到罗马世锦赛的1银4铜,再到如今的1金3银……中国花游姑娘的每一次亮相,几乎都能给国人带来惊喜。但姑娘们并没有打算就此止步,主教练张晓欢说“目标是要到伦敦争金牌”,教练王娜说“我们的表现还不完美”,高参井村雅代认为“俄罗斯依然比中国强很多”,姐妹们还准备继续进步,她们相信,在世界大赛的泳池中,中国人定能跳出最美的“芭蕾”。

双人项目决赛后,孪生姐妹蒋文文/蒋婷婷第一次让花游赛场奏响了中国的国歌,那是属于中国花游的一个历史性时刻,同时也可能是姐妹俩运动生涯中最值得铭记的时刻。

为了实现这一刻,姐妹俩付出了太多,她们忍受过无数次失败,忍受过无数次伤病,甚至还有过因为手术险些提前退役的危机,但姐妹俩都顽强地挺到了最后,直到昨天下午,当蒋文文/蒋婷婷带着一枚金牌两枚银牌,第一次以世界冠军的身份回到家乡成都后,始终紧绷的神经才第一次放松了下来。

“好久没有感到过如此轻松了。在走出飞机舷梯的那一刹那,我们同时感到如释重负。”蒋文文透露,让她们感到更高兴的是,家人都有到机场接机,“太久没有看到他们了,这下终于可以跟他们在一起过上一段时间了。”

早就说在想念家乡的小吃了,但直到晚饭前,家人都没有透露给姐妹俩准备了什么美食来庆功,“想给我们一个悬念,但其实只要是地道的家乡菜,我们都觉得是最好吃的。”蒋文文说,在这个假期里,她和妹妹准备把成都的美食吃个遍。

现在,文文和婷婷正在亲情和美食的包围下享受着幸福,这将会是一个完美的假期,但她们知道,这样的“幸福”不会太久,“假期结束后,我们又要回到队里去继续训练,备战下个月的全国锦标赛和广州亚运会,而且还有更重要的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蒋文文表示,世界杯的冠军领奖台对于姐妹俩来说只是一个新的起点,而她们,也制定好了一个全新的目标。

曾经,张晓欢被认为是中国最美的女运动员,现在,她肯定算得上中国最美的主教练。

罗马世锦赛后,29岁的张晓欢选择了退役,不过她并没有离开已经为之奋斗了20多年的泳池,拿到退役通知书的第二天,张晓欢的身份就从中国花游队长,变成了压力更大的主教练。

在泳池边给队员们讲解技术动作,张晓欢与文文、婷婷们的称呼依然是“姐妹”,但保质保量完成训练的原则却没有丝毫人情可讲。一遍通不过就再来第二遍,做错动作还要罚款,在比井村雅代更加严厉的执教方式下,不到一年,张晓欢在挂帅后的第一枪就命中了“10环”。这个“10环”自然得到了很高的评价,花游部部长俞丽认为张晓欢“有激情,有干劲,相信通过她不断的工作,会羽翼丰满的。”井村雅代则表示,张晓欢的领袖气质和强烈的责任感完全能够帮助她在教练岗位上干出成绩。“我给自己打9分吧。”张晓欢对自己转型后的首秀也非常满意,与满分的差距,她认为是扣在目前最缺乏的执教经验。

有前队友王娜辅佐,有体能兼心理教练陈丰,又请来了美国著名编导斯蒂芬,加上井村雅代这个高参,张晓欢拥有一个空前强大的教练组。在实现了中国花游首金的目标后,张晓欢希望能和她的团队一起,将中国花游带上更高峰。

中国花游首次在世界大赛登顶,一片赞美声中,身着中国队服的井村雅代在短暂的兴奋后,心情就立即回复平静,“几个月不见,姑娘们又进步了很多,在世界上,只有一支队伍能够击败俄罗斯队,那就是中国队,但不是现在。要真正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个月前,这位被称为“花游教母”的著名教练再次回到中国,不过这次她的头衔却从北京奥运会时的主教练变成了技术顾问,“只是称呼不同,工作都是帮助中国队获得胜利,或许更确切地说,我现在是教练的教练。”井村雅代谦虚地表示,中国的教练很出色,这1个月里她只是修改了一些细节,但正是这些细节,让花游姑娘们不得不在临战前改变已经熟悉了近一年的动作,也正是这些修改,让中国花游能以最完美的姿态一次次登上世界大赛的领奖台。“井村教练功不可没。”花游部长俞丽认为,井村雅代的回归,就是中国花游再度实现历史突破的助推器。

对于目前的中国花游,井村雅代认为已经明显超越日本,确立了亚洲霸主的地位,“即将到来的亚运会上,我相信中国队肯定会包揽冠军的。”不过井村雅代认为,在起源于欧美的花样游泳项目中,亚洲霸主并不等于世界最强,“在世界范围内,中国队只是进入了强队行列,但相比俄罗斯,在质和量上都还有不小的差距。”井村雅代表示,“质”代表技术动作的完成质量,中国队力量和速度方面的软肋依然存在,而“量”则代表训练的负荷量,“我曾经观摩过俄罗斯队的训练,她们一天能完成长达13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中国队员目前还不具备这个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